韓寒的導演處女作《後會無期》中有很多開車的鏡頭,他在片場也會向演員做一些開車戲的示範,但他透露這部影片中,不會加入漂移等炫技鏡頭。
  (上接C14版)
  我少年的時候,在一晚上看完《生死時速》《真實的謊言》《侏羅紀公園》《終結者2》這四部電影,完全把我震驚到了。實際上,這四部電影甚至對我的寫作風格也產生了一定的影響。
  電影 30歲後,拍電影是最想做的事
  新京報:如果寫小說是你與世界對話的一種方式,賽車是你與自己對話的一種方式,那麼拍電影呢?
  韓寒:是我跟自己跟世界對話的另一種方式。我是一個特別討厭重覆的人,所以我比較喜歡拉力賽,不喜歡場地賽,雖然我的場地賽成績也還不錯。人生特別有限,老在回頭看自己做過的東西,我會覺得無意義、虛度光陰。
  20歲我做了賽車手,到了30歲我已經拿了幾次總冠軍,我挺滿意。我從小就喜歡影像,在寫小說的時候其實腦子裡過的都是影像畫面,有時候恨不得連環軌都已經鋪好了,寫兩人的對話腦子裡也全都是正反打。所以30歲以後,拍電影就成了我最想做的事情,我差不多在二十四、五歲的時候就開始準備了,拍電影也算是我生命計劃中的一部分。
  新京報:你曾說,寫小說、賽車、拍電影是你兒時的三個願望。兒時的你,因為什麼對電影產生了情結?
  韓寒:我少年的時候,家裡買了錄像機,爸爸就租了四盤錄像帶給我看,《生死時速》《真實的謊言》《侏羅紀公園》《終結者2》。我是在一晚上看完這四部電影的,完全把我震驚到了。我覺得這四部電影節奏把控得都非常好,而且帶有一些人文氣息,蠻有情懷。
  我也喜歡很多臺灣電影,只是睡前看著火車開動了,睡醒了還在開;舒淇念信,睡醒了還沒念完,當然聽舒淇念信也是一件感覺很美好的事情。雖然這些臺灣電影會讓你想起童年憂傷、故鄉情懷,但對我影響最大的還是美國電影和香港電影。
  很多人不屑於提及一些熱門電影,比如《無間道》《大話西游》之類,我就覺得很好看。我也喜歡《告白》《他人的生活》,這些都算相對通俗的電影,我不會為了讓大家覺得我很高雅高深而給大家說一堆很生僻的歐洲文藝片。
  新京報:這四部商業元素很強的電影成為了你的電影啟蒙教育,是否擔心有人會說與你文藝男青年的氣質不符?
  韓寒:我完全不怕別人說我俗。能吸引、打動我的電影,就是好電影。有些電影有時候會讓觀眾產生一種自虐心理,比如看一個女人疊三分鐘床單,一百個觀眾會有八十個看不下去,堅持看完的二十個觀眾中,某幾個就會說一些讓你想起了生活中的某些小片段感慨萬千之類的話。其實你已經無聊了三個小時了,你肯定要為你浪費的這三個小時找理由嘛(笑)。但我就不是特別喜歡這種電影,情緒推動鋪墊很慢、說一些裝逼的話:往年這裡有十二棵櫻樹,今年只有十一棵,我不知道那棵去了哪兒,就像我不知道這十一棵未來也會去哪兒。
  實際上,這四部電影甚至對我的寫作風格也產生了一定的影響,我忍受不了兩三頁紙裡面沒有出現亮點、對話中沒有高潮。當然,前提是儘量不要影響敘事。
  “(《1988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其實創作的過程還是蠻痛苦的,我的賽事又多,又想對自己的敘事做一些改變,所以斷斷續續花了很長時間。但是到後來我就不想再繼續下去了,我往往在做事情的時候興高采烈,但在這個過程中熱情也就隨之過去了,對我來講已經完成了。”
  編劇 跟別人闡述想法不如自己寫
  新京報:《他的國》《1988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你都是想拍電影早於想寫小說的,沒拍成是什麼原因?
  韓寒:現在想這兩部作品拍成電影不一定會很好看,但當時我的確有拍成電影的想法,而且已經很有畫面感了,其實《後會無期》裡面也有一兩個“1988”的橋段。沒拍成有很多原因,除了當時的電影環境,也有我自己的原因。其實創作的過程還是蠻痛苦的,我的賽事又多,又想對自己的敘事做一些改變,所以斷斷續續花了很長時間。到後來我就不想再繼續下去了,我往往在做事情的時候興高采烈,但在這個過程中熱情也就隨之過去了,對我來講已經完成了。
  新京報:這次為什麼沒有選擇拍自己的小說?《後會無期》拍完後會寫成小說嗎?
  韓寒:不會。觀眾看完了,無論說書不如電影拍得精彩,還是電影沒書寫得好,這兩種說法對我來說聽著都不舒服(笑),所以不如拍一個全新的。
  新京報:是什麼觸動了你決定寫《後會無期》這個劇本?
  韓寒:最開始是想寫小說的,但後來覺得既然早有拍電影的想法,也別浪費了(笑)。其實在我幾個想拍成電影的故事里,《後會無期》是相對最容易操作的,適合做一部電影導演處女作。我現在已經被另一個故事觸動,而且開始構思了,跟一個歷史事件有關。
  新京報:你的小說不會突出強烈的戲劇性,而是散漫的敘事。但是電影往往強調故事性,這是否會影響到你的劇本創作?
  韓寒:如果讓我寫一個跌宕起伏、首尾相扣的故事,對我來講並不擅長,也不是我特別喜歡的東西。這次在劇本創作中也的確存在這樣的問題,很多細節和橋段做得不錯,但故事不會那麼環環相扣。我想就儘量讓觀眾能夠看得下去,至於其他方面,就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
  新京報:為什麼沒有找專業編劇?
  韓寒:很難有人能跟我的風格搭得上吧(笑)。舉個例子,我特別不喜歡MV式樣的情緒段落,我認為所有的情緒都應該在事情發展過程中產生。比如表現一個人最喜歡的狗死了,傳統的處理方式不外乎是:你叫狗的名字它沒有出現;你看著它的照片神情特別失落;你看著外面別人的狗在跑,感覺很悲傷。而我可能會這樣處理:狗的主人有強迫症,他每天要上十四個臺階,每次他都是走到第十個臺階,最後四個他必須是一步兩個臺階跨上去。但是在他的狗死去的那一天,最後的四個臺階他是一步一步走上去的。之後這個情緒就結束了,我不會再去做其他的交代,因為我會覺得那些橋段比較酸。像這樣的處理方式,很容易跟別人產生創作分歧,跟別人闡述自己想法的時間,不如自己寫。
  新京報:這次劇本寫了幾稿?
  韓寒:一兩稿,因為再多我就會厭倦。任何事情,對我來說失去新鮮感的話,就會失掉很多意義。
  新京報:在劇本創作過程中,是否有突然對之前的想法深惡痛絕,然後推翻重來的經歷?
  韓寒:不會。雖然現在拍攝的劇本與我最初想寫的故事差別還是蠻大的,但是我寫的小說和劇本有一個共同的地方,就是擁有很多的閃光點。所以即便有的段落會做較大的改動,也起碼能保證有原來百分之三四十的東西。
  (下轉C16版)  (原標題:韓寒 我不喜歡重覆他人,不怕被人說俗(2))
創作者介紹

穿環

ar06arctg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