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出決心、勇氣、智慧和辦法,即使不能在短時間實現不淹不澇,也終歸能夠減少損失,而且會不斷逼近目標
  □毛建國
  5月11日,2008年以來最大的一場暴雨襲擊深圳,這座年輕的現代都市在30多年的時間里,陸續修建了13700多公里的下水道,卻依然在暴雨面前不堪一擊。相關方面解釋稱,深圳建市初期採用的是前蘇聯的城市建設理念,大部分的排水管道是按照1年1遇標準來建設的(5月12日新華網)。
  眾所周知,由於前蘇聯降雨較少,排水管道標準較低。深圳市水務局排水管理處調研員陳筱雲拋出的前蘇聯理念,也確實是一個原因。但把責任完全推給前人,歸咎為歷史原因,既不厚道也不客觀。
  誠然,前蘇聯的標準比較低,當初引用前蘇聯理念,可謂考慮不周,這也屬於一種歷史問題。但深圳建市已經有30多年曆史,這些年來,特別是新世紀以來,城市建設理念日新月異,世界眼光、國際視野,已經成了城市的普遍選擇。在這其中,深圳就沒有審視過自己的城建理念?就沒有反思過自己的下水道標準?這些年來很多城市都曾經發生過水漫金山,並且引起民眾抱怨,深圳就沒有過擔心?如果有審視、有反思、有擔心,何至於像現在這樣?
  每個城市的歷史起點不同,這是不以現代人意志為轉移的。但城市是在不斷面對問題、不斷解決問題中前進的,有問題不可怕,最重要的是解決問題。只要有解決問題的決心和勇氣,拿出解決問題的智慧和辦法,總能使事情進入可治理狀態。拿筆者所在的城市來說,也曾經面臨底子差問題。但這些年來努力推進不淹不澇城市建設,規劃和建設好城市防洪排澇體系,逐年逐區域地解決問題,極大地提升了城市防洪排澇能力。
  作為一個新建城市,雖然深圳一開始走錯了路,但畢竟是新建,錯得還不遠,及時回頭,解決成本並不是很大。而且以深圳本身的城市實力,解決的成本也完全可以承受。換句話說,如果深圳早點認識到這一問題,及早解決,即便當初建設理念有問題,歷經多年努力也基本走上了正軌,何至於像現在這樣造成這麼大的損失?僅僅把責任歸咎為歷史,這不是一種正確的態度。
  雨果有一句名言: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這裡的關鍵還在於,城市管理者到底如何認識下水道,有沒有把下水道建設當成民心工程、德政工程。城市應該樹立這樣的理念:寧可少建幾幢高樓大廈,也要加快不淹不澇建設。這裡關鍵要兩條腿走路:一方面不欠新債,確保新的建設按照最新標準、最高標準,不折不扣建設到位;另一方面多還舊債,對於歷史問題要拿出解決方案,一年不行那就多花幾年,總之要拿出時間表,要儘力而為地還債補課。真要這樣的話,不淹不澇何至於遙不可及?
  與其空喊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不如明確少建幾幢高樓大廈也要不淹不澇。初步統計顯示,深圳在這場暴雨中,當地150處道路積水,20處片區發生內澇,5000多輛公交車無法正常運營,約2000輛汽車被淹。拿出決心、勇氣、智慧和辦法,即使不能在短時間實現不淹不澇,也終歸能夠減少損失,而且會不斷逼近目標。
  衙齋卧聽蕭蕭竹,疑是民間疾苦聲。希望城市管理者不欠新債、多還舊債,聽取民意民願,真正解決“到城市來看海”問題。
  (原標題:寧可少建高樓也要不淹不澇)
創作者介紹

穿環

ar06arctg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